文化六大定义认识花式篮球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2-09-23

  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伯内特泰勒(泰勒人类学之父),1871年出版《原始文化:关于神话、哲学、宗教、艺术和风俗的研究》:文化或者文明就是由作为社会成员的人所获得的、包括知识、信念、艺术、道德法则、法律、风俗以及其他能力和习惯的复杂整体。美国著名人类学家AL克娄伯和C克娄克洪对自泰勒以来的,从1871年到1951年的共162条定义通过统计研究后,把这些定义分成了具有典型意义的六组:1列举和描述性定义、2历史性定义、3规范性定义、4心理性定义、5结构性定义、6遗传性定义。

  篮球运动自1891年发展至今已形成较为完善的历史、规范、结构、心理、遗传性列举描述性定义,未来随着人类思想行为整体发展,篮球运动文化本身的列举和描述也将发生细微调整;街球现象作为篮球运动发展过程中延伸出来的一种社会现象,在对于自身文化列举描述方面存在一定主观性,随着历史、规范、结构等主要列举和描述进一步完善,相信街球会用一种全新的面貌生长在社会生态中;花式篮球作为篮球运动及街球现象所延伸出来的运动,从技术角度及应用场景都与篮球运动发生本质变化,因发展时间较短,对于文化本身理解缺乏客观性,未来对于文化历史、规范、结构、心理、遗传等列举描述需建设引导,花式篮球项目如何辅助篮球运动发展,相信会是文化发展未来的方向。

  文化具有社会遗留性及其传统性,文化即社会的遗传。帕克和伯吉斯认为:一个群体的文化是指这一群人所生活的社会遗传结构的总和,而这些遗传结构又因这一群人特定的历史生活和种族特点而获得其社会意义。花式篮球发展中的遗留性问题,现正是文化最为缺乏的,技术遗留结构模糊、人文遗留建设匮乏、思想遗留认知误区等遗留问题都在影响这文化本身发展;遗留问题主要来源我们对于传统性的认知,文化发展初期盲目的追求创新,缺乏对创新的深度理解,导致文化技术及思想表达脱离主体篮球文化(“盲目”对于文化发展初期并不是一件坏事,充其量就像一个孩子缺乏一定客观性),进而导致文化主体发展缓慢。

  这类定义强调文化是一种特色生活方式,或是有动力的规范观念及影响力。花式篮球文化初期主要依托篮球运动中的控球技巧展开,训练场地从最开始的球场转向广场及舞蹈房等开阔地带,表达方式从体育竞技转向艺术表演,作为文化特色花式篮球具有非常鲜明特征,但特色规范性方面还有待整体调整规范。规范观念这一定义现目前主要建设于商业演出活动,文化教学及商业教学正处于萌芽阶段,而整体文化观念尚未形成。文化的影响力规范部分,个人觉得是一个文化价值最为核心部分,现花式篮球主要运用小学文化教学及社会商演活动,初步形成文化意识影响力。而文化技术层面无法形成一定影响力,因脱离篮球运动本质较多,技术难度较大等原因,无法在社会群体中产生规模性应用,直接导致文化建设缓慢,而控球能不能打开影响力这扇大门,有待时间的见证。

  文化是满足欲求、解决问题和调适环境以及人际关系的制度,是一个调适、学习和选择的过程。花式篮球起源于篮球运动个人对于控球技术的欲求,随之拓展为社会商业演出活动市场欲求,进而发展至小学校园体育文化活动欲求。随着中国二胎政策的开放,幼儿教育系统性的改革,必定会带来幼儿篮球项目兴起,而花式篮球将用怎样的方式参与其中,还需要从业者实践研究;花式篮球现主要应用为社会商业演出活动、小学体育文化活动、高校社团组织,虽然社会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应用,但是不同应用环境对于文化的理解是截然不同的,进而导致文化主体在应用传播过程中的阻碍;篮球运动作为中国青少年主要参与活动项目,社会基础建设及人文建设发展较为完善,花式篮球作为篮球文化延伸项目本身具备调适环境功能,而不同环境对于花式篮球所需调适方法需进一步完善。

  花式篮球文化欲求、应用、调适等因素跨度较大,导致中国各地对于花式篮球的表达及理解有较大差异,导致文化人际关系处于较为低格局状态。建设完善文化定义,提高文化发展意识,是建立深层次文化人际关系的基础。

  这种类型的定义以每一种文化系统性的性质及可隔离的文化现象之间所具有的组织的相互关系为中心,文化是建设在概念模型上的抽象概念。花式篮球因发展时间较短,现初步在社会商业演出及小学体育活动方面形成一定系统性结构,广州作为花式篮球参与人员最多的城市,在高校文化建设方面初步形成系统性结构。而文化技术层面因表达较为粗糙,思想层面环境较大差异等原因尚未建立系统性结构。

  隔离定义对于花式篮球相对较为复杂,主要表现为技术隔离与人文隔离。技术隔离层面:篮球运动与运动具有非常鲜明技术隔离,篮球运动与街球实战无法形成技术层面隔离,而篮球运动街球实战与花式篮球技术具备一定隔离条件。花式篮球延伸与篮球运动及街球实战技术,技术层面未来是否需要隔离主体,还是做一定层度上隔离,还需要文化主体人员对其实践分析;人文隔离层面:因花式篮球技术层面脱离篮球运动较多,文化定义模糊等原因,篮球运动与花式篮球人文隔离在进一步加强,作为文化发展隔离必然是一个趋势,但作为一项运动的延伸,这样的隔离会不会演变成一种孤立,这是需要文化主体人认真思考的一个命题。

  遗传性定义是考验一项文化综合性价值的核心定义,英国学者布洛克等人认为:文化是一个共同体的社会遗产,由一个民族在他们特殊生活条件下,不断发展的活动中创造并且从一代传向一代的物质手工艺品、集体的思想和精神制品以及各种不同的行为方式的总和。花式篮球因发展时间较短,现无法通过实际遗传性定义确定文化整体价值,但可以通过社会传播及思想遗传做一定分析。

  社会传播:花式篮球作为一项体育展示运动,现主要传播于小学体育活动、高校社团建设、社会团队、社会商业演出等社会及学校活动。小学体育活动因教学整体素质改革,花式篮球具备较为鲜明的篮球特点得到一定程度的推广;初高中是文化灰色地带;高校社团依托篮球主体文化、街球实战、商业活动等条件拓展较为缓慢;社会团队则依托商业演出、小学文体教学、社会商业教学等条件发展。作为社会文化传播主要四个点,初高中无法进行规模性文化传播,显得文化有一丝尴尬,如何在初高中学校得到有效传播,将是文化是否能进入下一阶段的关键所在。

  思想遗传:花式篮球因发展时间较短、技术转换过快、人文交流匮乏等原因尚未建立有效思想遗传系统,现花式篮球主体思想与篮球主体思想认知有较大差异,进而导致社会对于花式篮球认知误区加深,街舞篮球、花样篮球、杂技篮球等等。花式篮球起源于个人对篮球控球技术的延伸,社会商业演出作为文化初期的有力推手,必定是影响文化思想最重要的因素,然后通过十多年的发展,显然这样的思想遗传并没有让文化在人文上得到有效建设。通过花式篮球实际应用环境,建立有效思想传播方式,从而完成文化整体思想遗传,相信是未来所以人不能抗拒的方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